合乎法理和民意的再审判决——评四川少年网购案

发布日期:2019-08-11 22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来自革命圣地延安的延安大学文学院教授、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厚夫说:“就我而言,首先是要牢记入党时的誓言,牢记心中的理想,牢记自己的责任与使命。与此同时,既要站好三尺讲台,又要通过手中的笔,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好红色文化,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绵薄之力。”

 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。

  四川青年刘大蔚网购仿线时于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,当天早上8时许,刘大蔚的父亲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相信法院能给出儿子无罪的判决。

  四川少年刘大蔚网购案案发后即引起一定关注,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后,更是引起学界和实务界的深入讨论。天津赵春华非法持有案被媒体披露后,学界对刑法中犯罪的讨论也更加热烈。本案的再审,无疑有助于对这一问题的解决。从再审判决的内容看,再审法院的裁判理由合乎法理和民意,值得肯定和赞赏。

  本案再审涉及多个法律问题,既包括事实认定方面,也包括法律适用方面。再审法院维持一、二审法院对刘大蔚行为构成走私武器罪的定性,但是考虑到刘大蔚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及人身危险程度,根据刑法第63条第2款予以减轻处罚。酌定减轻处罚的规定,以责任主义原则为前提,充分考虑特殊预防和积极的一般预防的必要性,体现了量刑个别化原则的意旨,有利于在特殊案件的裁判中克服罪刑规范的“刚性”,兼顾社会公议和伦理价值,进而确保个案实体处理结果能够被更为广泛的公众所认可。应当说,再审法院很好地理解了酌定减轻处罚的法律意旨,有利于化解因该案而引起的社会争议。

  英国官Worth Matravers曾说到,“司法自由裁量就是法官努力在个案中实现正义”。刑法第63条第2款有关酌定减轻处罚规定的内容属于量刑规范,赋予法院以自由裁量权。酌定减轻处罚规范,就是法院发挥司法能动性,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发挥自由裁量权,在个案中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原则,进而实现正义这一法治基本价值的有效手段。酌定减轻处罚应考量的要素:犯罪行为及其危害程度和人身危险性程度。这里的危害程度,是对犯罪行为及危害程度和行为罪过及程度的判断;人身危险性,也仅仅指再犯可能性。酌定减轻处罚的裁量过程,也要先后考量两个要素,即首先判断犯罪行为及其危害程度,而后对犯罪人人格进行判断。不过,酌定减轻处罚规范的特殊性在于,其构成要件组成部分中有“特殊情况”的要素,在具体运用时需要特别的考量。

  从最高人民法院所核准的法定刑以下量刑案件看,“特殊情况”多与犯罪人的人格有关。可以说,给予酌定减轻处罚的实质根据在于犯罪人的再犯可能性较低,因而特别预防的意义不大。这类案件的犯罪人再犯可能性较低,就意味着特别威慑、去犯罪能力并不是主要的考量因素;对这类案件的犯罪人应主要考虑改善目的的实现,即积极促进其再社会化。在是否裁量酌定减轻处罚时,积极的一般预防问题是要特别考虑的,即如果对犯罪人仅仅依照基准刑以及法定量刑情节进行裁量,公众会认为处罚过重,不符合其对正义的理解时,刑罚所具有的积极的一般预防作用就没有得以实现;在这种情况下,就应积极考虑酌定减轻处罚的适用。例如,曾广受关注的许霆盗窃案,公众舆论的基本态度就是“许霆的行为是犯罪,但不宜判处太重刑罚”,原来一审法院判处其无期徒刑,显然不符合这一态度,如果单纯依照犯罪数额和盗窃对象来判断,其裁判结果有违公众的朴素正义观。应当说,本案再审判决通过适用酌定减轻处罚条款,较好地实现了特别预防和积极一般预防的目的。

  本案法律适用的另一个核心问题,就是对刑法中“”的理解问题。由于“两高”《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、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》于2018年3月实施,根据“两高”《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》第4款的规定,本案再审不应直接援用该批复内容作为改判根据。不过,再审法院在改判理由中遵循了该批复的精神。如此处理,是符合法理也有利于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。实际上,从行政法和刑法的法律目的差异分析,治安行政法对的界定比刑法对的理解更为宽泛,是符合治安法律的目的的,这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。但是,从刑法角度分析,对“”的界定,应从刑法的目的,尤其要结合犯罪的的共同客体“公共安全”加以理解,小鱼主页香港马会资料,具体而言,就是涉枪违法行为只有实质上危及公共安全的,才能以刑法中具体的犯罪加以理解。上述批复的精神实质也在于此,其强调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。从这个角度看,本案再审法院适用酌定减轻处罚条款,也是符合批复精神的。